影片观后感,天上人间情一诺

评论家们都说奥黛丽·塔图(Audrey Tautou)是个天使般的演员,而让-皮埃尔·热内第一眼看到她时,脑海里反应出的却是《漫长的婚约》中的那个瘸腿的20岁女人玛蒂尔德。看见海报上玛蒂尔德握着未婚夫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我总觉得她是一个更懂得去承受,去给予和去追寻的人。玛蒂尔德就是那种很认真的人,她对每件事都很认真,每次她想从一个偶然的可能性中寻找自己未婚夫尚在人世的冥冥痕迹,我总看见她非常认真地数着1,2,3……她的身上倒是毫无偶然可言,父母给予她的美丽因她儿时摔瘸了腿而大打折扣。很小的时候玛蒂尔德和马纳什就似乎已经是一对小夫妻了,感觉他们的亲昵是十余年来都不曾退色的水粉,渲在战争之外一片纯净的天空。
    马纳什总是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刻下"MMM"的标记,那是“玛蒂尔德爱马纳什”或“马纳什爱玛蒂尔德”的首字母缩写,即使在德法军队对峙处的无人地带,他依然找到了那棵最高的树,刻上了3个M。在他上战场之前,有一次他们在海边的礁石上,马纳什做着他的雕刻艺术,而玛蒂尔德则躺在较高的礁石上,刻完时马纳什一直向她反复地呼喊着“玛蒂尔德爱马纳什!马纳什爱玛蒂尔德!”玛蒂尔德只是甜甜地微笑,看着头顶上的那片天空。她穿着灰色的呢子裙,海风吹着她的头发,她好像从来都是这样,身上总有一种很执著的神采,衬托得身边的年轻爱人如此稚气。
    影片直到最后30分钟才开始让我有一种走近那个故事的感觉,意料之中,玛蒂尔德找到爱人的时候,马纳什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最后奥黛丽·塔图用玛蒂尔德式的声音一直淡淡地重复着:“玛蒂尔德就这样注视着他,注视着他,注视着他……”好像一切都再也不会改变了。这是一个漫长的婚约,似乎从他们儿时相识起,他们就已经属于彼此了。玛蒂尔德不是天使,她拥有最真的爱情,就像奥黛丽·塔图的眼睛中总会闪烁的东西,是一份坚毅,是一份执著,是一份10多年的心许,是一个时代的尘埃难以埋没的传说。玛蒂尔德让奥黛丽·塔图更美丽了,她的爱是一个烙印,镌刻在奥黛丽·塔图黑夜般的眼睛,她们似乎就是同一类人,就是那个在7岁时就会让人驻足守望的灵魂。
    看到有人评论说,玛蒂尔德是影片中战争时代唯一会让人感到温馨的元素。我想她并不足以影响那么多,她是一种典型,就像那个木匠的姘头,虽然只是个妓女,但却用她的生命来为自己的爱人复仇,她是个真正的伟大的女人。她对玛蒂尔德说,我们的目的相同,只不过做事的方式不同。她们都一样,是那种用自己的生命来爱的人,爱就是她们信仰(所以马纳什,你真是个幸福的小伙子呢!:))。那个伟大的女人被押上断头台时,我似乎可以看到,而我也相信一定是这样——玛蒂尔德一定在遥远的家乡,在儿时马纳什就背着她爬上去过的灯塔,遥遥地望,望向那个执著的灵魂与她的爱人相会的方向。
    玛蒂尔德坐在马纳什身边的时候,木匠和他的伟大的女人也一定在天国微笑,在战争中逝去的众多生灵也一定在微笑。我总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些灵魂,指引着玛蒂尔德最终找到她那已经不记事的爱人。
    漫长漫长的婚约……

当马纳什的死讯传到远在家乡的玛蒂尔德耳里,正在一心守候爱人归期的玛蒂尔德,闻讯后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如果马纳什真的离她而去,她一定会感应得到。因为,她的心在他的手心里,可是,她却事先没有感应到他的死亡。
这个瘸腿的纤瘦女子,固执地踏上寻找马纳什之路。
七年来,她花光了父母留给她的遗产,她雇用号称无所不搜的私人侦探,她混进军事档案馆偷走机密资料,她四处寻访其他四名死者的家人。她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她的爱人。
在充满谎言、骗局、巧合、同情的寻爱之路上,玛蒂尔德历经挫折和磨难,一颗心在希望和失望之间起起落落。悠悠浮云望穿,惟独情不变。
在爱的信念、生的希望和信的执著的支撑下,玛蒂尔德终于一步步走近事实的真相。最后,她在一座教堂里,见到了马纳什。只是,幸存下来的马纳什,已失去记忆,浑然不识,站在面前的这个女子,原来是自己一生的至爱。
玛蒂尔德百感交集,坐在他对面,微笑着望着面前的爱人,望着他,望着他。人间万事消磨尽,唯有清香似旧时。毕竟,有生命就有希望,就有爱的希望。

《漫长的婚约》影片观后感
作者:楚雨

这个执着爱情的女孩她坚信她的通灵感应,那些个小小的细节都非常感人,包括马纳什参军前乘车离开时她一瘸一拐追到拐角处时所说的话和她的焦虑;如果小狗赶在她用餐前进入房间马内什就会活着回来;……她的这些信念支撑她不放弃追寻的脚步。与她不同的是妓女天娜·巴龙蒂,她用另一种方式为她的爱人复仇,那是影片设置的另一种补充,它是玛蒂尔德所无法去做的事情,由天娜去完成惩戒他们玩忽职守的人物。天娜这个角色也非常酷,它让影片多了另一种色彩。

很多人认识奥黛丽·塔图,知道让·皮埃尔·热内,是从《天使爱美丽》开始的。
古灵精怪又可爱的爱美丽,让有着一双黑亮眸子的塔图,一下子走进很多人的心里。
四年后,塔图却收敛起爱美丽式的精灵气,在《漫长的婚约》里,摇身变成一个目光坚毅、内心执著、行动果决的小女子,她的使命是追寻爱情和真相。
《漫长的婚约》用的是《天使爱美丽》的原班人马,导演、主演、配角、编剧、摄影、音响、化妆师等,四年后再次汇集在一部片子里。

最让感慨的是瘸腿女孩玛蒂尔德眼神里坚毅、执着的目光,它可以洞穿一切。假如女主角是个健全的人,影片的魅力会减少很多。几个细节的刻画非常的感人。而影片的色彩、构图所营造的画面感,也非常打动人。一方是写实主义的战争持续不断地充斥画面,让人窒息压抑的画面的回忆穿插着充满温馨浪漫的画面转换,对比的效果增添了艺术感染力。

《漫长的婚约》被誉为“三年来最佳法国电影”,最打动人们的,是玛蒂尔德的隐忍、坚韧和执著。诚如原作者塞巴斯蒂安?雅普瑞索所言,“受苦难的女性分外展现光彩。”
在这部片子里,还能依稀见着让·皮埃尔·热内拍摄《天使爱美丽》的一些镜头语言和手法。玛蒂尔德的几场梦境,带有爱美丽式的魔幻浪漫主义色彩。战前安逸的生活,用油画效果的金黄色调来表现,轻快、浪漫,充满田园牧歌式的美好。血腥的战场场景,却用的是黑白色或压抑的暗调,突显了战争的残酷。
让·皮埃尔·热内的镜头美不胜收,无论浪漫的美好,还是残酷的美感。

值得一提还有包打听以及藏匿天涯尽头农庄的诺特丹,特别是诺特丹冒着危险背着马纳什穿过整个战壕,把他带到医院,并机智地给了他们自己新的身份。在诺特丹叙述的医院遭遇轰炸,气球着火爆炸的那一幕也非常惊悸恐怖,这是战争带给人们无法磨平的伤痕。

《漫长的婚约》改编自有“法国的格林”之称的塞巴斯蒂安·热佩索的同名畅销小说,该书曾被评为现代版的《战争与和平》。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初的一战时期。在那个特殊年代,战争是避不开的主题。
战争的残酷在于,它以一种极暴力和血腥的方式,不由分说地将人们硬生生地从日常生活的规则里抽离出来。个人的命运,粘在战争这部血淋淋的机器里,被扭曲,或被粉碎。
身有残疾的玛蒂尔德,和马纳什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彼此郑重订下婚约。正当他们期待着一个浪漫的婚礼之时,马纳什被征入军队,开赴前线。
战火纷飞中,马纳什死了。然而他却并没有死于敌人的炮火,而是被处死的。在法国索姆前线,马纳什和其他四名士兵,企图自残以逃避战争的恶梦。他们因此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被判处死刑。
死刑的方式,带有战争时期特有的丑恶色彩:把这五名逃兵推出那条叫“宾果黄昏”的战壕,让他们在交战双方的密集火力中自行受死。
马纳什在枪林弹雨中命悬一线,却仍拼着最后的力气,在身旁的橡树上刻下了三个字母:“MMM”(Mathide's Marrying Manech),这是他和玛蒂尔德的爱情誓言。

灯塔、不断盘旋上升的台阶、海边奏响的低音喇叭、信天翁……它们所呈现的画面美感和隐喻感染着我们。而战场上的信天翁——战机却令人揪心,从飞机上往下扫射的子弹很有可能会带走玛蒂尔德的爱人。关于目击者的叙述、通知单、和接触过马纳什的人们所传递而来的都是令人绝望的,它“杀死”玛蒂尔德内心的信心。是的,那不是固执,那是希望。

影片和小说的结尾不同。影片的结尾更象是一则童话,或可视作对爱的信仰的法式演绎。而小说的结尾却是:玫瑰凋零之处,很久很久以前……

战争的残酷与人性的多面性也刻画得淋漓尽致。

即使是身负重伤,马纳什依然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正是这点支撑着他的意志,让他神奇般的得以生还。当另一位在战争中失去儿子的母亲把他认领回家时,他已经失忆,这并不影响生活得于继续。最后的那一刻终于到来,一点儿也不令人奇怪,仿佛它应该就是这样,小车把一行人带到马纳什——不,也是谢罗夫的家门前,推开门,穿过一段黑暗的通道,来到草木扶疏的庭院,马纳什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这又算得了什么,重要的是他们终于相聚,玛蒂尔德的声音一直淡淡地重复着:“玛蒂尔德就这样注视着他,注视着他,注视着他……”

五名因自残罪名被本国军事委员会判处死刑,扔到敌方的“黄昏宾果”战壕前等死的法国士兵的不同的故事也令人唏嘘,这些线条脉络一直贯穿整个影片,让影片产生交响乐般的效果,不同的人物背景与人物塑造手法也让整个故事情节更加丰富和更具魅力。

当马纳什在海边的礁石上刻下三个“MMM”,在德法军队对峙处的无人地带的高树上刻下“MMM”,在任何可以刻下它的地方刻下爱的标记——它是“玛蒂尔德爱马纳什!马纳什爱玛蒂尔德!”首字母缩写。爱情,在沉重的战争灰暗的底色画上鲜亮的一笔。

画面继续移动:当讲述到马纳什受伤的手发炎揪心疼痛是他总感觉手上握住的是玛蒂尔德的心,疼痛让他感觉到他和他手中跳动的心(幸福的臆想)靠得更紧密。男主角稚气的脸和弥漫硝烟的战场形成强烈的反差,令人怜悯和疼痛。画面追忆了他和玛蒂尔德心心相印的爱情场景。

本文由黄大仙资料大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影片观后感,天上人间情一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