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奇遇记,补点脑吧

故事到了高潮处,女魔头为了保护他爱的AB老公,要修炼大法来打死这群危害他们生命的人。我瞬间就激动了!哇塞!终于要变白发魔女啦!

玉米煮好了,你不去吃?

女魔头身体柔韧性极好,看起来已经很熟练了。舒柔轻缓的音乐,让人身心放松,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一节课下来,别提有多舒服了。

变身的过程是短暂而又令人难忘的,冰冰口中默默吐出数十个字,然后头发漫天飞舞!这一刻!她变了!

救成了我就不杀人了。

“这些你也可以拥有的。”

总而言之,这仍是一次让人感动的观影,因为我把我妈骗去和我一起看之后,她居然没有打我。

她傻。

“你……又戳我痛处。”

我的天啊冰冰!你这个读几个字就给变身了你费那么多劲儿是干哈地?你你是被这个口诀的时候没少费工夫吧?毕竟不能读出声啊!一读出声就该变身啦!

我不敢同她讲我开窍了。

走到楼下的时候,又看到那个算命先生,他微微一笑对我说道:“姑娘,我看你身边红光闪现,有大吉兆……”

影片开头出现的冰冰儿在洞穴里练剑,误入歧途【?】的晓明看到了正在练剑的他。两人一见钟情分分钟开始精神层次的交流,尽管上一秒冰冰,哦不,女魔头还说着“你不要过来哦,你过来我就砍死你”,下一秒就在他怀里娇羞且明媚地笑。
但是我们还是要理解这个女魔头,因为她的师傅教她绝情弃爱。而此时的我,更是被其中深刻的情节感动了,小龙女的师傅为了宣传古墓派精神竟不费千辛万苦穿越来这个剧组。

江湖上的败类我除得差不多了,你师傅当年为我姐姐续命三年的情也算清了。

“别把目标订得那么高,一点点来。平时你怎么着都八点半起床,一下子让你五点钟起床估计够呛,目标太高很容易适得其反,打击积极性,所以还是不要心急。”

孙芮弹了一下刀,韧性极好,是把好菜刀。

图片 1

整整十五年,女魔头每年三月都会来燕京客栈,想杀她的人每年三月都会来燕京客栈。

“别取笑我了,我知道自己做不到的。我也认命了,这辈子我打算就这样过了,也许会孤独终老,但这就是我的命!毕竟能逆袭成功的人只是少数,大多数人还是和我一样碌碌无为。这样一想,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这确实是我的心里话。

闻着可香了。

“好,我听你的。还有别的建议吗?”

士可杀不可辱。

我自嘲的笑了笑,便乖乖洗澡去了。等我躺在床上刚好十点半。

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转过身。

“忍着呗。”

我不知道。

“别忘了,我曾经也是160斤的大胖子。你所经历的我都经历过,甚至更惨烈。”

没有。

“你确定够了吗?一小份青菜和半斤排骨?这分量只够我二分之一,你真的不考虑多买点?或者买点零食备着也行啊。”我拎着少得可怜的晚餐,不甘心的追问。

她再扒开瓦已看不见女魔头和老板娘的身影。

“我?我很羡慕你,你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有姣好的容颜,优美的身材,令人羡慕的工作,还有令人发指的自律。”

孙芮点点头。

“你很厉害啊。”

女魔头迟疑地看了眼孙芮,将刀扔给她,便跳了下去。

女魔头的话说得我热血沸腾,恨不得明天就能瘦成一道闪电。是啊,如果现在的我不努力,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糟糕,而同龄人却在变得越来越好,这种感觉真的很扎心。

没和你师傅喝过?

不过最后菜熟的时候,那味道也是没法比的,果然一分心思一分收获。

下山做什么?

当你想要放弃的时候,想想30岁的自己,你希望那时的自己仍然蜗居在狭小的出租屋?仍然拿着刚毕业那年的薪水被上司嫌弃被新来的00后嫌弃?仍然望着橱窗里漂亮的衣服望洋兴叹?仍然相亲的时候被对方嫌弃是胖子?

女魔头笑了。

女魔头一句话就轻易让我闭了嘴,只有手里的纸质书翻页时发出的摩擦音。

醉了便醉了,不打紧。

“别啰嗦,晚餐只吃七分饱就够了。”

杀了我,你想做什么呢?

文/朵朵鱼

我是来杀你的。

“科学证明,晚餐七分饱是不会把胃饿坏的。你这样永远成不了瘦子。”

孙芮笑了。

瑜伽简直就是我的另一个噩梦,比跑步更折磨人,让我维持一个姿势一分钟,还不如让我去跑步呢!说白了,所有的运动都是我的噩梦。

你说呢,师傅?

“不后悔?怎么可能?现在的每一天我都在后悔,曾经的我为什么不能再坚持那么一下下?如果当初我能坚持,说不定现在我已经减了十斤了呢?”

山上有我师傅。

回到家,屁股还没坐下,女魔头就指挥我开始做饭。青菜还好说,但是蒸排骨却花了不少心思,准备好多材料,生粉、生抽、老抽、糖、蒜、辣椒、料酒等等,还分好几个步奏。要知道,我平时排骨都是直接往锅里加水一扔,搁点姜和萝卜或者冬瓜,熟了再加点盐就成了,哪里需要这么复杂。

师傅脸上扬起孙芮从未见过的笑容。

“该洗洗睡了。早睡早起,才有精神。GO!”

孙芮应了。她是一个简单的人,她懒得去问,也懒得去想,师傅让她做便做吧。

瑜伽馆?不会吧,女魔头难道要练瑜伽?说好的高大上的餐厅呢?原来一切都只是我的臆想而已。

孙芮下山的时候,始终没有回头,她怕,这一回头,初春燕京山上的黄沙会迷了眼。

“每天列下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按照计划行事,完成打个勾,会很有成就感。晚上记得反思。
还有要专注,不要一边玩手机一边做别的事,这样效率永远不会高。

她有点明白,女魔头为什么杀人了。

只要你能坚持这几点,不久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大街上空荡荡的,连打更的也不见踪影。

“那你现在开始也不晚啊!其实很多道理你都懂,只是缺少行动。千万不要再相信那句‘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这样的毒鸡汤了,凡事只有行动才有可能成功!

不行,醉了就杀不了人。

突然间闹钟响起,十点。女魔头为什么要调这个闹钟?难道还有任务?不要啊,虽然这一天过得挺刺激的,可是一放松下来还真是有点累呢。

女魔头笑了,她身上紫色的衣料随着她的笑而耸动。

再有就是坚持,不要轻言放弃。

我说了,我师傅傻。

“别把我和你混为一谈。我和你的区别是,我明白那只是幻想,根本不寄任何希望,而你,沉浸在幻想里不愿意出来。明白?”

比燕京客栈的火光还亮。

第二天醒来,我仍然躺在我那十几平米的出租屋里。原来,一切都只是梦。

有道理。

“谢谢。”我第一次打心底里对女魔头表示感谢。

我走了,你能回山上吗?

“忍不了,再说把胃饿坏了就不划算了。”我继续央求道。

我老了。

我的老天爷,她怎么连这个都知道?谁少女的时候没幻想过有这么一个人?要是她没幻想过她怎么知道?切,还不是和我一样。我默默的朝天翻了一个白眼。

我杀人是为了救人。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自己不对自己好点,难道还期望天上掉个白马王子,然后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别做梦了!事实是,除了父母,没有谁会无条件的对你好。”吃完饭,女魔头又开启了说教模式。

把你的刀送老板娘吧,我看挺适合切菜的。

无戒365极限挑战训练营 第21篇

血腥味顺着蔓延到房顶,女魔头提着还滴血的刀坐在孙芮身边。

出了瑜伽馆,我主动问女魔头接下来有什么安排。我已经不期待她能带我去吃大餐了,倒是希望能跟着她见识更多的美好。

你为什么杀我?

“可是饿了怎么办?”

女魔头点了孙芮的脑袋一下。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明白像我这样的女孩根本没有人喜欢,所以才……”

我想回山上。

“冰冰,事在人为,如果连你自己都放弃了自己,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希望在将来的某一天,你不会后悔曾经不努力的自己!”

孙芮坐在房檐上,这里看的月比山上远多了。

“无趣?生活本来就是这么平淡,这才是真实的生活。”

女魔头擦拭着手里的刀,月光印在上面,闪着寒光。

“不痛,怎么会改变?”女魔头突然一本正经的声音让我的气势立即弱了下去。

没有。

原来不同的体质竟会有这样差别的感受,我这矮胖的小身材到底错过了多少的美好?

十三岁那年喝过一次,醉了。

没想到女魔头也喜欢看小说,看的正好是我喜欢的那本《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难得我俩能安静的相处。

孙芮想起山上嶙峋的石旁开着的野花,嫩黄嫩黄的,如同师傅今日的衣着。

我换上久违的运动服,准备去附近的公园晨跑。

我师傅让我杀你。

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人死不能复生。

如果你知道自己要去哪,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你姐姐现在在哪?

“那睡觉吧,祝你成为不一样的自己。”我好像从女魔头的声音里听出了微笑。

我讨厌绕口令。

“我不是让你评价我,而是说说你。”

救谁?

我笑而不语,默默离开。

我想和你清净点聊天。

冰冰奇遇记(一)
冰冰奇遇记(二)
冰冰奇遇记(三)
冰冰奇遇记(四)

你杀了我吧。

“没什么安排,去超市买菜回家做饭。”
“啊!就这样?这么无趣?我以为……”我以为像女魔头这样的人夜生活应该是丰富多彩,至少和帅哥约个会,然后和好姐妹去酒吧喝上两杯再回家。

你怎么尽是不知道,不会。

“怎么样?今天有什么收获?”女魔头突然像个知心姐姐一样和我聊天,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看不出。

冰冰,是时候加油了!从明天起,五点钟起来去跑步!

女魔头脸色一变。

想到煮饭要动用那么多锅碗瓢盆就懒得动手,我多希望女魔头能改变主意,或者哪位帅哥来约一下也好,这样我就能偷懒了。但是很遗憾,女魔头没有一点要改变主意的迹象。

山上有你爱的人?

可谁又敢说,这只是一个梦呢?

女魔头将刀放在她桌对面,便坐下了。

这一夜,我前所未有的安稳的睡到天亮。

那我喝。

十点钟让我去睡觉?这好像只有小学时候才干的事吧,年代已经好久远了。现在我几乎每天十二点以后才睡,每天起不来,还收获了黑眼圈。夜晚像条龙,白天像条虫,说的就是我。无数次想要早睡,也无数次食言。

孙芮十三岁被师傅收养,三年后三月初三那天,师傅说孙芮,你可以下山了。

“嗯嗯,我也相信。”

杀了你就回不去了。

不过我的担心完全没必要,我忘了这不是我自己的身体了。

连玉米都不剩一根!是有多扣!

如果都不想,那就努力吧。

女魔头笑了。

有道理,这么多年,你师傅怎么没觉着自己养了头狼在身边呢?

见过杀人吗?

我刚上屋顶时看她在厨房里煮玉米。

救人和杀人,哪一个对?

孙芮不知道她为什么被叫做女魔头,大概是她身上布片少得可怜,或者是她的那把刀擦得太亮。

不会。

没救成为什么还要杀人?

那老板娘的情呢?

哪不同?

好。

孙芮提着刀活动了下筋骨,从房顶跃下,推开客栈的大门。

我姐姐。

天有点冷,两人都没说话,就看着天上的月亮,朦朦的,明天该下雨了。

女魔头呲着牙在刀上又用了一分力。

那你救成了吗?

你不老,她老了。

师傅,女魔头说我不通人事。

但她还活着,可以陪你在沙漠里喝最烈的酒。

不这么穿,怕人家认不出。

你比你师傅还蠢,她不会是想挑战高难度吧?

孙芮看到她对面男人贪婪的眼神,以及流露的欲念。

这刀送你吧,擦干净了,万一你师傅没那么傻呢?

穿得这样少,不冷?

嗬,可不能复生的岂止是死人。

杀女魔头。杀了便别回了。

女魔头眯着眼看着孙芮。

也可以养最野的狼。

我把她葬在大漠,她教我喝的酒,喝最烈的酒。

那你上房顶等我。

谢谢,会喝酒吗?

这里哪个人不是来杀我的。可你不同。

女魔头将刀搁在孙芮脖子上。

那你想如何。

孙芮看着女魔头拿起酒坛灌了下去,酒饮得太快,打湿了她的衣。

只有你能杀我,因你不是为你杀我。

这就是了。

你师傅说你不通人事。

听了女魔头的话,容栈里有几个人走了,但更多人动了剑鞘。

本文由黄大仙资料大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冰冰奇遇记,补点脑吧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