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養自己的時間,兒童版蜘蛛俠

說真的 很是失望 可能之前期望真的太大 正如小唐尼的話 前半段真的是在搗亂 除了搗亂 簡直不知所謂 肥仔是亮點 反而兒童版蜘蛛俠我真的不敢恭維 無演技 就只是個兒童想創世界的感覺 很散亂而且那個黑人女主很醜 相對於那麼多部蜘蛛俠來說 跟emma石頭 無得比 下半段可以拉分 但是我真心不是水客 憑良心說話 一個老野鋼鐵俠 拉出一個兒童版蜘蛛俠的力量 就是這部戲給我的感覺 續集一定有的 只望不要那麼無聊 還有 希望男主增高 和 唔該你的表情可以多點嗎?說什麼最好的蜘蛛俠 請你站出來說說話

  跑偏了,想寫日記來著。早上起來想著出去跑兩圈,蠢蠢欲動的感覺,洗臉的時候變態對別人說我跟她出去,我愣了是因為水房只有我麼,我猜想起這麼早有可能是想跟我出去。不管怎樣我信了,她說你們吃早飯麼?我的心開始變冷,說好的出去呢!我說我午飯一起吃。然後她就買早飯去了,她吃的時候我在宿舍說,咱們還去逛街麼?逛街是前兩天另一個室友提起的,因為天氣擱淺了兩天,那個室友沒說話,變態說,去哪逛!?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的心要哭了。出爾反爾不帶這樣的,早知道我就本著自己的計劃出去跑步了。隔壁女生打開我們的門對那個室友說,出發吧!然後我才知道為什麼我說我們還逛街麼的時候她不說話了,有約。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傻子,愣愣的不知所措,我簡單收拾一番出門,也許是我一個人的鬧劇,在站牌等車的時候一條qq信息跳出來,你怎麼不等我,我也去!變態發的,突然覺得蠻欣慰的不是所有人都拋棄了我,我說我去取點錢,然後開心的離開站牌。後來的後來我才發現傻是因為你沒脾氣好欺負,她有事兒不能陪我逛街,我說好吧刷美團吃美食吧,我很Happy 的刷,她告訴我她不吃辣她說你沒發現這次開學我一直禁辣麼,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要刷下去,除了火鍋就是烤肉,我說烤肉吧,她知道我吃不回本,會貶我,不吃肉怎麼吃烤肉。提議一個黃燜雞米飯她說太遠,我開始沒心情說那選個附近的吧,我刷著她說先吃還是等她回來,我說你想忙吧忙完好好吃,她說行一個小時也就回來了沒多大事,我開始變成望夫石,兩點她發來短信,要不你先吃點?我突然想到自己去站牌等車是要去辦點業務,我不知道九點到下午兩點的時間是什麼心情了,我只有一個感覺以後再也不會把自己的時間花在別人身上,做了計劃就尊重自己就按計劃來,別人可以是個意外分子卻不可以影響我的分母。

故事的架構有點像《寂靜嶺》,但是比《寂靜嶺》更好看,也更耐看。
很多細節乃至情節和童話《彼得·潘》都是相互照應的,比如乳牙、燈塔、項鍊,勞拉就是會講故事的溫蒂,甚至這座孤兒院都可以被理解成“neverland”——或者不如說,這就是另一個版本的《彼得·潘》,那些死去的孩子們都是孤獨的小飛俠,需要玩伴,需要人安撫,所以他們才會帶走西蒙。而和《彼得·潘》不同的是,在這個故事的結尾,“溫蒂”留下來陪他們了,並且不會再變老,因為她也死了。
我在小學的時候把從同學那兒借來的《彼得·潘》壓在數學書底下看,看得眼睛和鼻尖都紅紅的。那個時候我也不想長大,記得在我特別小的時候,我總是把身邊一切能用到的東西——涼蓆、枕頭、窗簾、被子、衣服——搭建成個小房子的形狀,然後自己待進去,一待就是老半天,因為那是只屬於我自己的地方,沒有人打擾——沒有成年人打擾。在那裡我可以拼命幻想,幻想這是個山洞或者空樹幹,而我是諸多山精野怪當中的一個,身邊圍繞著的不是人,而是各種可愛的小怪獸,或者曾經死在這片土地上的小孩子們的幽靈,我幻想他們跟我說話,給我講他們的故事。
我也總希望能有個小飛俠和丁卡·貝爾什麼的仙子,一起帶我逃離缺乏想像又缺乏樂趣的日常生活,但其實我從記事開始就知道那不可能——你看,我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帶著些驕傲的,你看,我從小就那麼理性和明事理。可誰說這不是悲哀呢,是什麼把一個本來應該天真、不懂事,應該滿腦子異想天開、滿嘴跑火車的小孩子變成那麼個樣子?
我說這麼多,無非是想表達,對,我沒忘記我曾經也是一個孩子。而現在我變成了小孩子們眼裡“說話不算數、有時候還很兇的大人”。但是,我希望我還不至於是一個徹底無趣的大人吧。
死了才不會長大吧,我猜彼得·潘也是個早就死了的小孩子的鬼魂兒。其實我不喜歡小孩子,講道理都講不通的,你說東他說西,簡直沒辦法溝通,他們也不會管你要工作要忙自己的事,他們就是要你陪著,然後一哭鬧起來分分鐘煩死你。再說,你對他們好他們都不見得懂得領情啊,最沒心沒肺的是小孩子,最自私的是小孩子,最殘忍的也是小孩子。其實原版童話裡的彼得·潘也是有殘忍一面的,他會下令殺死已經長大的孩子們。如果一個國度靠兒童來統治,那這肯定會成為最恐怖的國家。可是,如果能有那麼一兩個小孩子的鬼魂兒偶爾陪著沒事兒逗著玩兒……也還是不錯的。
我不是溫蒂,我沒有太多講故事的耐心,對著我侄子的時候我寧可唱歌都不願意講故事,然而到現在我也喜歡看故事。
《孤堡驚情》是個好故事,看了那麼多關於親情的電影,勞拉是第一個讓我真感覺出偉大的媽媽,這個女人真是為了孩子們什麼都能做得出來啊,那孩子還不是她自己生的。她身上有一種原始的母性,叫我想起安吉麗娜·朱莉。
和《泰迪熊》《變形金剛》《格林兄弟》《沉睡魔咒》什麼的一樣,這部可以說是“改編自《彼得·潘》”影片也是給成年人看的童話電影。人都會長大,長大了之後即使再也不相信童話,但童話作為一種情結在人們心裡都會顯得無處安放。我也想過諸如“大雄後來是不是娶了靜香”、“柯南的真愛其實是灰原哀吧”、“小丸子和蠟筆小新長大了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王子和公主結婚之後會不會像普通人一樣成天吵架吵得不可開交”甚至“白雪公主的真身該不會真是Stoya那個樣子的”之類的問題,很二百五,但是這些念頭閃過的時候也足以自己逗自己玩兒半秒鐘了。所以《泰迪熊》那樣的電影我才會那麼喜歡,就算人們再叫囂著說它“毀童年”,它都會有市場。
說到毀童年,你覺得為什麼跟童話有關的情色周邊會受歡迎呢?Stoya如果不是長得像白雪公主,憑她的身材,在av界還會那麼紅嗎?
然後我發現我又扯遠了。
拉回來,再說這部片子的其它地方。幾個演員的演技都不錯,尤其小西蒙得加分。用光和色調都沒挑,西語片子在這方面似乎都不會出什麼差錯。但是配樂就顯得有點一般般了,中規中矩吧,沒有驚艷。
總體來說這是一部不錯的片子,反正我也看哭了。
人成天繃著太累,自詡理性冷靜心無雜念雖然一時爽,但撐久了恐怕會生病,這個時候就需要一部能讓你哭成傻逼的片子給你調劑一下。調劑完了,再琢磨琢磨,或者嘲笑一下自己,繼續。
日子還得那麼過。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YN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昨天晚上跟網上曖昧的妹子聊天,她說男票帶我嗨。聽到這句話我突然覺得年輕真好,活力且張揚。她突然呼我令我感到驚訝不止,我好久沒上那個號了,感覺好久遠的樣子,她還是一樣沒有變,還是一樣的不相信我騙了她,一樣的自來熟,這點我真的很喜歡她。在我生命中,很少出現這麼熱情不懈的人,可能有3個吧,我的青梅竹馬的堂姐算一個,我們小學同學一場,中學開始我搬家換學校開始離開童年的圈子,我以為她們應該遺忘了我吧,後來高中遇到了,她很歡喜與我的再次見到,那時候我覺得原來她還是如此外向的是別人家的孩子。聖誕節會送我卡片,送我禮物,後來我開始主動送她蘋果,再後來我敏感的發現,她的圈子與我差別太大,她也許只是因為重逢的欣喜,這種喜悅是有時限的,我發現我有依賴她的友情的矛頭,我害怕,所以之後我就放棄了主動,再後來時光消淡了我們的記憶。第二個女孩子應該是Mary,她真的算是第一個主動“招”我的,她對我說,你一個人肯定很孤獨,我想我們可以成為好朋友。後來我們成了好朋友,她帶我們去家裡做客,她生日,我跑好幾條街給她準備生日禮物,那是一條帶有我的創意的項鍊,我看上一個鏤空的珠子,但是它是一條手鍊,我拆了它認購想她長得很黑,就選了一條咖啡色的繩子,當時感覺自己好窮送不起貴的,也許是她收到的最便宜的,那只好選自己喜歡又合適她的,然後就半DIY了一個送給她,後來她帶著我感覺特別開心,果然付出是有回報的。後來我們寫了好多小紙條約定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她閃閃發光好朋友特別多,我開始感到害怕失去,開朗外向的女孩子純真善良她都佔了,我只是其中一個,我特別難過自己不是唯一,現在感覺好幼稚啊,佔有欲好強,那時候開始不再敢付出了,害怕最後自己一無所有,心掏出來再想放回去特別難。是自己選擇的不再熱情,怨不得別人。我也許永遠不會忘記她了,她是第一個對我說我們做好朋友吧!我第一次感動,我一直很孤獨。對於她們這些好女孩兒我似乎一直充當著渣滓的角色,追隨著冷臉忽視熱情,我現在一直聯繫的高中閨蜜有一個是很有個性的女孩兒,獨立果斷自信滿滿的元氣娘。高一的時候第一次注意她是,感到後面有些劍張跋扈,磚頭看了一眼,發現一個短髮很嚴肅的女孩在跟男生吵架,我坐在學霸的位置上看她們,感覺這女孩就是那個班主任推薦學生會的,蠻犀利嘛,一點都不喜歡她。後來她告訴我第一次跟我說話是想問我交語文作業的事,結果我埋頭看書沒搭理她,後來我想起來那本書叫<飄>,那時候我著迷與外國名著,甚至被數學老師警告下課再看,印象很深刻。後面的發展有點宿命的感覺,緣分妙不可言,時間磨合了我們的初印象。

本文由黄大仙资料大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包養自己的時間,兒童版蜘蛛俠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