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狈的怪兽电影,天空之眼

不开心的时候最适合看电影,没有什么事是一场电影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就两场。 电影《天空之眼》最近评价很好,甚至超过了星球大战,不过呢,我觉得更应该说是小成本电影异军突起。首先这部电影演员我是真的不认识,只是我不认识,不代表没有名气,场景设置简单,属于是定点场景,指挥室,操作室,商讨室,被爆破区域,女孩的家,主要就是这五个地方,从这点来看,今年有一部日本电影《新哥斯拉2016》我觉得很相似,都是故事的开始,或者说主要发展地点都是在室内讨论,从各个角度,为了民众安全,从法律,从政治,从外交等方面争论,如同说敌人在外,内忧外患并存,先解决内部问题,敌人先等会的感觉,为什么今年的电影偏重这个角度呢??《新哥斯拉》是讨论完了再打小怪兽,《天空之眼》是先讨论能不能,可不可以,再去制裁行动,理论上来说没有问题,毕竟都不是莽夫,可是从电影的角度讲,会占去打斗PK情节,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时代在发展,天眼是必然趋势,我们每个人都活在天眼之下,以前说人在做天在看,现在完全是天眼在监视,交通违法的,治安保障的等等吧,总之遍布每一个我们活动的地方,很可怕也很必要,这个《天眼存在的优缺点问题讨论》话题,我觉得可以写一篇5万字论文都没问题,不过这里就不多说了。 其实故事里每一个人物是一个阶层或者说群体的代表,他们有着各自的立场个身份,又在不同的角度看待同一件事情,所以才会有分歧有一致。首先是小女孩,现在通讯发达了,我们更多了解像叙利亚这些第三世界国家里面,还存在多少我们无法理解的陋习,电影里面女孩的父亲教她读书写字算数,其实是在一种大环境不允许的情况下,一种连游戏都被不允许的环境下,一个连女人手腕都不被允许露出来的国家。从这点来看,故事更想表现的除了战争的残酷和决策面前利益与人性的冲突,更是要唤醒全人类对于人权青峰的尊重,这点很重要,记得大学里看过的一本书《活活烧死》不就是这样的故事吗?女人的生命被草芥般对待,苦难中的女人还有很多,幸运摆脱的人能有几个? 然后是女军官,她的立场是对恐怖犯罪的打击,代表着一种和平的渴望,倒是军事从来不是无牵无挂的,他的背后有利益的制衡,所谓利益并非只有钱财,还有权利以及地位维护,每一个军事行动所考虑的,更多的是他会产生的后果,所以被制约,而商讨室里面的人,各自代表一个利益当,只有完全一致才有行动的可能,是好事也是坏事。如果没有制约,世界会变得很可怕!! 还有操作室的武器操作员,他代表的是大多数民众吧,有情感,倒是也明白行动的意志,在两者中纠结权衡,倒是却只能听命更好领导层,就是这样子的身份。 虽然最后女孩还是死了,倒是天眼行动也不能说失败了,毕竟他避免了更大伤亡的可能性,努力想要挽回了,只是两者取其轻的道理取得了胜利。 战争史残酷的,是不可绝对控制的,所以,取得胜利的战争不如避免战争,讲损失上网降到最低,才是根本的目的。 还算是不错的片子,没有什么大场景,但是内涵挺丰富,值得发人深省!

怪兽片,通常是以两种视角去讲故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轩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种是类似《环太平洋》那样以战争的宏观角度去讲述。时间跨度较大,电影的重点放在人类与怪兽的搏斗之上,观众得到是爽到家的视觉体验,但观众没有想过,环太平洋里也是死了千万人的,每次kaiju入侵,也是会有很多人遇难,也是会有一只大脚缓缓从摩天大楼窗前走过的恐怖画面。因为观众看的时候不会在乎这些,因为环太是“大”的视角,人类与怪兽看起来实力相差并不大,你并不会觉得怪兽有多么的压倒性的恐怖力量,所以这些“小”故事你压根就不会在意,每一秒都打毁一座楼,哪有那时间去思考楼里死了多少人。

另一种则是像《科洛佛档案》那样从一个或者几个人的微观角度去讲述,这是种类似灾难片的叙事手法。重点在于对怪兽的塑造,从人类个体的角度去看,怪兽显得更加可怕和惊悚。人类在它面前就显得更加无力绝望。这样的怪兽片重点在于营造一种较为真实的观感,因为故事一直跟随着几个普通人在走,时间和空间跨度也远比前者小,观众的欲望也不再是“战胜”怪兽,因为在这个“小视角”的故事下,观众的欲望变成了“求生”

再看看哥斯拉:视角选择的颇为奇怪,像是卡在了两者之间。你说是“大视角”,偏偏每次却都是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手法去拍摄哥斯拉和muto。你说是“小视角”,可全片不停地在用战争格局的套路去表现,故事不停地在全球各个国家切换。这是一次独立电影导演于好莱坞制片商碰撞后擦出的两难选择。因为商业大片的考虑,选用了一个“大视角”背景去铺垫故事。但又因为导演本身能力和偏好问题,每次怪兽场景时又用“小视角”去表现。(导演的上一部作品《怪兽》便是同样的手法)导致电影落入了个奇怪的位置,你说是宏观的特效大片吧,打的不爽,你说是微观的惊悚电影吧,却在时间和空间上不停的把故事和情绪给你断掉。最后哪一边都没有做到极致。

视角选择的不妥,除了让哥斯拉陷入了一个“既不像爽片也不像惊悚片”的尴尬境地,也让影片中所有人类角色与故事联系变得松散。在“大视角”怪兽片当中,政府军方或者带有英雄色彩的主角会与故事关键点直接挂钩,在“小视角”的怪兽片当中,剧情是“活下来”,虽然弱小,但主角也会与故事关键点直接挂钩。而哥斯拉这样“大视角”穿插”小视角“的方式,故事的叙述者变成了以渡边谦代表的军方群体,和作为个体主角的亚伦两方,结果便是两者对电影整体的影响力互相削弱。再加上哥斯拉剧情经过改造后,完全变成了怪兽之间的争斗,人类对故事更加没有决定性作用,所有人类角色甚至主角都像是来打酱油的,无论谁都好像与主线剧情没什么必要的联系。使得故事一定程度上沦为了纯粹的“奇观赏”,怪兽入侵城市这个哥斯拉的最大亮处,却似乎变成了唯一可取之处。

本文由黄大仙资料大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狼狈的怪兽电影,天空之眼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